文‧攝影/小根與小秋媽咪



在等不到夢醒的人生黑夜,
開始無法克制地懷疑會不會終究要失去其中一個孩子?
但我絕不會認輸的,因為我不甘心!......
兩三年,ㄧ個母親卑微的願望--
盼望擁有ㄧ對健康的兒女,
這個願望終於有成真的一天。


2005年9月到2006年1月是我人生中極為灰暗的一段時光,一切的開始是因為一場感冒,一個很容易就被忽略掉的感冒。

西醫與西藥陪著我長大,當我有了小孩後,關於醫療的所有事,包括打疫苗及對疾病的診治,我從來都是以毫不猶豫的態度去遵循醫囑。而在2005年的8月底,我的老大先是被傳染了感冒,爾後立即傳染給他當時8個月大的妹妹,而在這之前,他的妹妹是一個從沒有生過病的健康寶寶。身為職業婦女的我,也是一個非常努力的媽媽,因此盡其所能找一個口碑較值得信任的醫師來診治,可是孩子卻還是在連續吃了幾週感冒藥後,住進了醫院。那一天,是ㄧ年一度的中秋節,在同一天,我突如其來地失去了摯愛的外公,醫院裡,一個心力交瘁的母親,與一個還在學走路、只會叫媽媽的九個月大寶寶。

妹妹因為肺炎高燒不退住院,哥哥也還在持續感冒中,我請了整整一週的喪假,在醫院照顧妹妹,望著點滴不斷打入妹妹體內、按時將ㄧ包又ㄧ包的藥倒入她口中、每天看著護士把她手上的小板子重新固定與扎針……,任何一個再怕打針的媽媽,一定都會希望那針是扎在自己身上。

ㄧ週後,妹妹出院了,卻沒有痊癒,因為醫師說:妹妹太小了,最近很多小孩感冒住院,擔心妹妹住院感染。於是這場噩夢還不能醒,帶著藥包回家繼續吃。而因為西藥處方往往都是開三天,在兩個小孩都感冒著的情形下,每日每日,下班後拖著疲憊身軀的我,往往都還得抱著其中一個小孩,在診間等候漫長的就醫人龍。

終於有一天,我也病倒了,被送進急診室打點滴。但即使如此,換得的不是孩子終於康復,而是哥哥因高燒不退而住院;好不容易照顧到能出院後,妹妹卻又接著第二次住院,當時在對新竹區醫療感到失望之餘,我們選擇遠征林口就醫,至此我們仍對西醫與西藥充滿依賴,因為那是當年我僅知的。每日每日,在下班後獨自ㄧ人開車從新竹前往林口,照顧那令我憐惜到心痛的女兒,當時她才11個月大,虛弱到睜著大眼躺在病床上,既不吵也動不了;然後隔天再起個大早,從林口開回新竹上班。

在等不到夢醒的人生黑夜,開始無法克制地懷疑會不會終究要失去其中一個孩子?但我絕不會認輸的,因為我不甘心!

不甘心,又如何呢?同年12月底,哥哥中耳炎高燒不退住院了,因為長期服用西藥未癒,住院時醫師毫不考慮地投以二線抗生素,但最終還是無法解決問題,只好走向開刀ㄧ途;開刀當天,我獨自抱著三歲兩個月大的他,走過長長的手術房通道,像是走向刑場之路,然後看著麻醉師施以全身麻醉,小小的生命立即癱軟在我懷裡失去知覺,不敢相信這段日子以來遵循醫囑,竟還是換得兒子生命暫時中止、必須以開刀來解決問題?這我也認了,只是從此以後抗拒西藥。

後來,認識了小陽光幼兒園的媽媽們,這些媽媽大概都是善良的天使,她們與我分享順勢療法,那是一種歐美甚為普遍、非常天然的治療法。在對西藥失望透頂、中藥的苦又讓人卻步不已的情形下,我立刻投入了順勢療法的懷抱。ㄧ顆顆神奇又天然的小糖球,陪著孩子安然度過高燒、蕁麻疹等等不適症狀,因此我對它寄予厚望,接下來,在奶妹的媽協助下,我打算開始進行孩子體內的清掃工作,針對先前醫療對孩子身體造成的後遺症與損害,進行重建。

兩三年,ㄧ個母親卑微的願望--盼望擁有ㄧ對健康的兒女,這個願望終於有成真的一天。

僅將此文獻給ㄧ直耐心協助我的奶妹的媽,以及所有相識與不相識的媽媽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nygarden2006 的頭像
sunnygarden2006

SunnyGarden 陽光花園華德福親子部落

sunnygarden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