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039.jpg

文/孟智慧 照片提供/小陽光之家

彥震住院期間,
我每天在病房裡晃來晃去,
才更深刻的感受到華德福對我們家的影響,
也對大部份的病童所接受到的感官刺激感到憂心。

另一個感受是自己對順勢療法的認識相當不足,住院前在家照護期間所用的顛茄、洋甘菊、馬錢子、琉甘,未能對症下藥,完全沒有派上用場。平日小有病痛嗜吃小糖球的彥震真遇大病時似乎有所感應拒服這些不對症的小糖球,甚而還區分出不同小糖球在口感上有所不同!

彥震住的是雙人房,他鄰床的小同伴比彥震還年幼,每天從早到晚觀看著爸媽幫他精心準備的兒童節目與電玩,這些消磨時間的玩樣全放在筆記型電腦裡為病童住院專屬。而照護的大人則觀看電視,深夜時分孩子已入睡,陪伴的家長仍守著電視螢幕。幾乎每回從外到院探望的長輩都帶著玩具(常是新買的),以交換孩子的乖順。當孩子不好好服藥時,一個被塑造成兇惡模樣的醫護人員就被端出來嚇唬孩子,醫護人員有時得配合演出、有時也面露無奈,家長為安撫孩子打針的皮肉之痛,頻頻說出醫生、護士壞壞…

孩子與家長之間顯少對話,佈滿血絲的小眼究竟是受疾病所苦,還是太多聲光刺激所累?我以為這是特例,但舉目望去常是這般…

剛開始彥震很興奮的住了院,一方面是知道醫生、護士會幫助他,一方面對病房的種種設備感到新奇。因為沒有電視與玩具陪伴,我以故事但不偏離現實的方式協助彥震了解身上插針的作用、點滴的運作和醫護人員的舉止。

當他首次注意到鄰床的陪伴者有電視可看,隔著窗簾光影若影若現,他分心了一會兒,我請他專心的看著正在和他說話的媽媽,再次重申我們家不看電視的理由,他是來養病的…,他馬上就恢復常態,甚至在他很不舒服的時候告訴我他想好好休息,希望減少電視光線與聲音干擾,能不能請隔壁病床的家長關掉電視。

他不視保險專員送來的蠟筆盒、醫護人員送給他貼紙為常,和我討論起為什麼他會一直收到禮物呢?

平常不太有機會頻繁吃到外面販售的甜食,對可以喝到兒童安全用藥的酸甜藥水,彥震顯得興緻高昂,這至少持續數日。當然這種新鮮感消逝後,彥震也不想吃藥,我會請送來藥的護士稍微鼓勵他(事先溝通好是鼓勵而非威嚇),但當彥震因身體不適而哭閙時,我並不請醫護人員幫忙,我告訴彥震醫護人員很忙的,你需要自己慢慢平靜下來,我會在一旁陪伴你並且和你一起禱告,這當中也不會出現以食物或玩具作為乖順的條件交換物。

有時他告訴我他的哭泣停不下來該怎麼辦?我會將他抱離病房,以免吵到鄰床病童休息,但讓他明白這不是為了懲罰他不聽勸。

每回醫護人員查房更換電滴與抽血時,我總帶頭和護士說謝謝,所以就算在醫護人員需要到第二、三次插針才能抽出血時,彥震也僅是留下大滴大滴的汗水,沒有哭閙。抽血結束後,我還是平靜的帶著他向護士說謝謝和辛苦了。

我和彥震一起摺紙、畫畫、說故事、玩少量拼圖,多數時間是彼此對談,瞭解彼此狀況和大量的休息。

彥震知道他生病期間,家庭成員在作息上有很多的調整與配合,也知道自己病程的變化,因此會主動告訴我他今天可能還需要留在醫院…,而非不切實際的吵著要出院。

在每次離開病床時,我會讓彥震知道媽媽要去作什麼,會花多久時間回來,即使每次只花上不到1分鐘的時間,對他害怕看不到媽媽表示同理,減輕他的不安全感。

出院時,我們好好和醫護人員道謝,彥震在一旁害羞著,帶著調皮的表情。

那個害羞、善感但又充滿陽光的小男孩總算在母親節當天回到家了!

這是最好的母親節禮物。

創作者介紹

SunnyGarden 陽光花園華德福親子部落

sunnygarden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